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互联网+

新农村经济发展路径和支撑论坛

2016-12-29 09:33:06    来源: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点击数:
[摘要] 2016年12月25日于北京万寿宾馆 王京忠:第二场论坛的主题是新农村经济发展路径和支撑。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新农村建设最重要的还是发展农村地区的生产力,提高农民群众生活水平必须把农村经济发展放在新农村建
2016年12月25日于北京万寿宾馆

王京忠:第二场论坛的主题是新农村经济发展路径和支撑。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新农村建设最重要的还是发展农村地区的生产力,提高农民群众生活水平必须把农村经济发展放在新农村建设的首位,我们谈文化建设,也离不开经济建设,没有经济发展,文化建设就是水中月镜中花。目前我国农村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农民社会事业投入不足,农业科技发展缓慢,竞争力不足,城乡收入差距仍在扩大,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迫在眉睫。新农村经济发展应该选择什么路径,如何切实增加农民收入呢?我们现在再次有请另一位论坛的主持人,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节目主编高级记者马挥来主持第二场论坛。

    马挥:我是外行,大会找我可能是因为我曾经做过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的主编,实话实说在电影上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有一说一,我们这场论坛的主旨是对如何发展新农村经济建设中文化的作用我们有一说一,现在有请论坛的嘉宾,他们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社会文化室主任龙文军博士。第二位是北京保险研究院农村保险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郭永利主任。还有一位是新乡贤的当选者卢明昌董事长,下一位是北京生态农牧业产业技术联盟的秘书长李彦君女士。北京大学交易成本经济研究室主任,国家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陈择华教授。下一位是优秀新乡贤奖的获得者,德茶文化产业联盟主席杨志根先生。我们在这场迎来的一位80后,在新农村文化建设的时候急需听到年轻人的声音,他就是浙江蓝麦电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土冒网创始人高磊先生。还有一位来自浙江大学的硕士、访问学者,台湾研究所台北分所的副所长严先锋先生。我有一个感觉,我们在新农村建设中,文化对当下的经济建设,不仅是新农村经济发展的坐标点,同时是根本的产业的支撑点。所以,有鉴于此,如何使这两者能够有好的结合,来作用于新农村的经济发展,以及最后的路径支撑,有请贡献大家的智慧。 

    龙文军:大家好,非常荣幸有这么一个平台跟大家一起交流,关于新农村文化建设方面的一些感受和体会。我这两年接到了会议主办方给我的任务以后,我也在学习,我也在查,事实上我们今天的这个时间是一个非常神圣的时间,正好是国家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战略的第十年,而且正好这一天召开中国农村工作会议提出来要搞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所以说,也正好是十年。在这个时间我们来学习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里面文化的内涵,这个很重要,这对促进农村经济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贡献。我们大家都学过政治经济学,讲的是生产力和生产之间的关系。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我个人认为在我们研究生产关系的时候,这就是文化在这里面要起作用,我们再来重温一下,当时我们国家所提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20字目标,我们诸位不知道有多少能记住这个目标,我经常研究农村政策我也记不住,我刚刚又查了一下,很快也能恢复这个记忆,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这二十字排列是非常有讲究的。每个文字的排布发展是很有讲究的,生产发展讲的是生产力,最后的管理民主是讲的生产关系,最中间的是乡村文明,我们所研究的这个核心的问题,农村实际上就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有机结合的一个完整体,这个完整体最核心的是有乡风文明在里面,这样才能走的长久,久远。

    第二个,乡风在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重要作用,刚才我们说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支撑,我们现在国家有一系列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如果这些政策都落到农村,落到农民,已经落实了很多了,我们每个农民每年所得到的国家的直补接近200块钱左右,有的地方可能更多。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在支持生产力发展上面已经采取了很多的措施。而且,最近又在开展一系列的政策。我觉得,我们现在所说的乡风文明,乡风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乡风是一个润滑油,如果说有一个地方有良好的乡风,就能够建立一个强大的诚信体系。这个诚信体系就像诚信体系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又非常的必要。有这么良好的乡风,我们的交易和沟通成本就非常的低。邻里相助,互相帮助,路不拾遗,在这样的很好的环境下,我们的生产能不很好的发展吗,能不是和谐的吗。

    第二个,这个乡风是增长点,我们现在良好的乡风就是其它的地方,其它的乡村学习的榜样。我们一个乡村多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积累下来的传统,可能会引发别人的参观,学习和观摩。

    第三个,乡风也是净化剂,良好的乡风是净化人们心灵的工具,让大家亲如一家的环境里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且有良好的乡风就一定会出很好的乡贤,有良好的乡贤大家都能够参与乡村的建设。

    第三个观点,乡风在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第一个是要发掘,今天来了很多村里的干部和一些企业家,我们首先要注意发掘村庄的特色和优势,很多人觉得村里面没有优势,仔细的去琢磨,仔细的想,我们一定会有一些特色和优势,寻找出比较优势,我们在国际贸易里经常寻找比较优势。要以点带面,系统推进,我们要整体的考虑,但是并不等于不要典范的事,典范做好了以后,以点带面整体推进,逐步铺开。多主体参与,还要以农民为主,刚才说的前面一个话题讲完以后对我有更大的启发,除了有很多乡贤的参与主体,这些主体参与都是外界的参与,一定要激发当地的农民生产生活的积极性,激发起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愿望,这样新农村建设才能持续恒久的发展。

    马挥:您服务的机构引起我的关注,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其中专门的社会文化室主任。

    龙文军:我们前身叫中央经济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后来1989年划归到农业部,成立了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要服务三农政策,参与三农政策的讨论,制定,决策。今天上午来了宋主任,每年新的中央一号文件都参与文件的起草,包括我们很多的一些成果都会通过他反应给党中央国务院。2015年宋主任参与了中央的文件比较多,而且今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文件的指导下,当时下发了推进社会主义文化的意见,我们农业部率先在我们的单位成立了研究农村社会文化问题的机构,这个机构主要从事两个方面的内容,一个是农村的社会治理,第二个是农村的文化,农村的文化就是农村文化的传承,农耕文化怎么样更好的光大。我们愿意在这方面更好的发挥我们的作用,也欢迎大家以后有一些很好的案例,有一些很好的做法及时跟我们反映,通过我们的渠道把你们的信息,把你们的很多好的能够再展示出来。

    马挥:比如说中央历次文件中你们做过什么贡献一会儿可以再讲讲。下面还有一位专家,他是对农村的政策研究与农村的保险研究都有实践和心得,就是我们的郭永利主任,我们听听他怎么说,如何为中国的农村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郭永利: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原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后来到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农村业务部专门研究农村保险。再后来到中国人民银行保险司专门的进行农村保险改革的的设计方案工作,后来又到财政部农财司研究农险的改革方案设计。再后来又到了北京保险研究院专门组建了北京保险研究院农研中心,这颗种子实际上是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留下的一颗种子。我现在还兼着江泰保险公司国土农林风险部的总经理,大家说你跑了这么多地方你不是串的很大,但是我跑的这么多地方,干的就是一件工作,就是农村工作。今天我要说的话题,首先我说农民的乡愁,农民现在愁什么?愁买,合适的生产资料,合适的种子,合适的化肥,合适的机械,这些机械如果都能够组合到农业里来,农民就不发愁了。现在还是发愁。

    第二个发愁,就是农民愁卖,怎么样把生产的东西卖上价,卖出去,这个东西很难。

    第三个发愁,农民发愁贷款,贷不到款,高利贷太多。

    第四个发愁,农民愁保险,农民现在的保险很难买,得不到合适的保险。有没有?有。但是,不合适。

    第五个发愁,农民愁就业,在农村就业的问题,就业到农业,还不如出去打一天工,所以说就业也是个乡愁。

    第六个发愁,愁合作,我们现在的合作社不成体系,不成组织。一个村一个合作社,一个乡一个合作社,拉不起一个系统来,行不成系统发力。

    第七个发愁,没地说话去,没地方说理去。他不得不去上访,告状,农政工作没有。

    农民还发愁医疗养老,我们现在有合作医疗没有?有。但是,我们的合作医疗,我听301医院的大夫跟我说,农民到了这以后,他接受的农民越给他看病,医院赔的越多。所以301这样的城里的大医院不愿意接收农民,合作医疗要让他自己先交钱,小病忍成大病,大病忍成死病。所以说农民的养老,我到山东的一个县,里面盖子别墅倒不错,但是里面的老人很惨,没人伺候他,农村的空心化很厉害。

    农民还发愁娱乐,我们农民的性生活都是问题了,找不到老婆。

    马挥:这也能保险吗?

    郭永利:这也能有保险,所以说农民的发展,农村的建设要有一个新的突破,新的供给侧改革,怎么改?第一个,土地制度要改革。第二,合作制度要改革。要发展新型的合作体系。第三,产业制度要改革,得让农业成为市场经济的主角,得能上市场,得有竞价权。第四,就业制度要改革,农村要成为年轻人就业的广阔天地,现在农村的空心化的问题。第五,金融制度要改革,农行信用社现在都变成商业化的了,合作金融没有发展起来。第六个,保险制度要改革,要积极发展农村互助合作保险,专门给农民提供贴身又铁心的服务。第七个市场体系要改革。要让农民成为市场的主体,要让他有定价权。农产品如果没有定价权这不行。第八个,农政制度要改革,要建立农民说话的地方,要让农民有代言人,农民没有代言人,他到处乱撞,找地方说话。所以说我们想的文化不是空的文化,第一要有精神理念,建设小康,这个全面建设小康是全方位的。第二个是要有制度保障,我们这些东西要有制度保障。第三个是要形成物质基础,没有物质基础谈什么文化。所以我们说这个事情慢慢的乡村文化建设当中要全面统筹,我相信在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小康的社会还是有希望的。谢谢大家。

    马挥:咱们有从农村生长起来的企业家,卢先生,您对刚才郭先生说的话您有触动吗?

    卢明昌:触动很大,我是昨天夜里到的北京,第一次参加这样类型的会议,我根本没有想到大会给了我这么多机会,让我跟大会交流。在这个过程中,大会选我做新乡贤的代表,选完以后,在昨天还没有太大的感受,随着大会的进一步深入,各个专家对新乡贤进行具像化的论述,越来越清晰,让我感觉到有点紧张。我很惭愧让我作为新乡贤,让我很有压力。既然当选了我要把专家给我的导向,还有大会的参与,做好新乡贤的事儿。刚才有专家说每年或者是每一季搞一个新乡贤的活动。我现在承诺,首届农民画展在上海举办,全程费用由我们企业来赞助。这也是我们为新乡贤农民画家作出的一点贡献。同时,因为我是做投行的,我们一直在探讨怎么样让资本或者资金能够在新农村建设结合起来,在这里我刚刚下午开场的时候,我花了20分钟给大家报告了我们提出的宗祖文化的概念,我相信在文化协会的领导下一定能够为新农村建设插上信息的翅膀。

    同时,我参加这个论坛前,我们组委会跟我讲,说你最好能够讲讲互联网和农村经济的关系,任何产业如果不借助现代化的信息工具,也就是具像的是互联网的平台,我们也很难把这些乡村文化,乡村建设,真正的服务于大众。刚才两位专家的高度很高,我是来学习的,大会给我机会坐在这里,我有点诚惶诚恐,继续向大家学习。谢谢。

    马挥:卢董事长他有非常强烈的意识,让我非常有感触,实际上他做新的电子商务平台的一个出发点就是一种文化,这个文化的精髓在哪里呢?他有意识的把他的家乡,更多人家乡的地方的资源特色和文化特色变为平台推广出来,包括自媒体平台,把这种文化,把青山绿水变成金山银行,他这个网做的可以说同时也是一个文化网站。我们还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秘书长,李彦君女士他也曾在国家扶贫办从事多年的扶贫工作。现在她在专注于生态农牧产业的发展和食品安全。也跟大家分享他对于新农村经济建设与文化之间的关系的认知。

    李彦君:大家好,今天非常感谢关于新农村文化,各位专家教授嘉宾谈了很多了,我感觉到接受到一些新的观念,我今天要谈的还是老本行,就是扶贫,一听到扶贫人们自然想到老、少、边、穷,这是国务院制定扶贫政策的大的框架。一说扶贫,就是深山老林里面的农民缺衣少食,孩子上不起学等等,需要政府和一些有钱的企业和个人来资助,我曾经也资助过六个孩子上学。现在最贫困的不仅仅是物资,经济,我感觉最主要的是生态,因为生态之贫不仅仅在农村,重点是在城市。

    全国现在每一分钟就有六个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年新发癌症的病例基本上达到350万人。从我国农药产业从2013年,2014年,2015年平均300多万吨,我们全国按14亿人口平均计算的话,每人要消耗掉2.67公斤的农药,化肥产量从2012年,2013年,2014年的平均数字来讲,我们是将近7000万吨,按14亿人口来讲,每年每个人要吃到50公斤的化肥。这些东西不是说直接入口的,还是说通过各种动物,植物,粮食,水果,蔬菜来转化的。咱们最基础的农业,原材料本身已经受到很大的污染,包括土壤的污染,重金属的含量很多地区都超标。再看看城市人的餐桌,我们每天大鱼大肉,现在随着城市化,经济收入越来越高。但是我们餐桌的食品也是随着农牧产业机械化的生产的发展,追求最大利益化,对农作物大量使用化肥等各种化学用品,大量的喷洒农药,杀虫剂等等,随着水果、蔬菜、粮食,农药化肥的残留量也是高于国际标准的2-3倍。

    再看看我们的肉制品,我们所吃的肉、蛋,禽、鱼、虾等,在养殖过程中由于使用了大量的抗生素,激素,饲料添加剂等等,媒体也在不断的曝光。这是城市人,我们虽然有钱,买得起,但是我们吃不起,因为它直接对我们的健康危害太大了。

    最近几年我退休了,又从事农牧产业生态农牧产业的发展。现在城市对生态产品消费越来越高,需求越来越强烈,但是,存在的问题就是生态产品叫好不叫座,产品价格很高,市场上普通蔬菜两三块钱一斤,而生态产品十五块左右,这个价格心理上难以接受。第二个是缺乏信任,不断曝光的有机产品造假丑闻,城市人望而却步,有的人借概念骗钱,曾经在北京一夜之间出现了无数的有机食品商店,据我们了解,有80%的都是所谓的有机食品,其实是伪有机的。市场即使有好的产品,往往因为信息不对称而受到严重的怀疑,导致生产者想卖卖不出去,而消费者想买又不敢买。出现市场上严重的信任问题。因为时间关系,我简单的说一说,我们现在的这些问题很多,现在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生态农牧产业,我是从源头抓起,就是要农业种植要达到尽量的少使用农药化肥,进行有机生产。它是一个经济循环,我们现在农牧产业联盟做的就是从种植,我们收购的原材料都是有机,尤其是药厂,生产的纯中药制剂,对生物产业的无抗添加剂,我们发现一些生物制剂用于养殖业,使这些牛,羊,猪,鸡,都能够得到无激素,无抗生素的喂养,我们的肉食就比较环保了。然后最终是上到我们的餐桌,保证国人的健康,也保证了视频安全。我们现在做的,刚才郭教授说的我都感动的都想流眼泪,因为我们想对农户打造最大利益的保证,我们不能去坑农民,我们的售药,无饲料添加剂用于养殖业,我们要取得对我们的信任,我们的技术人员带着我们的产品跟踪到养殖场,我们要给他们上保险,用我们的达不到生态标准的话,我们出钱买保险,一旦有问题了,我们和保险公司共同负担农民的损失,这是我们的选择的一条解决方案。

    但是,我苦苦奔走了将近半年,和几家保险公司谈,对农业产品,农户的产品的保险谁都不敢接,这也是我的一个困惑。今天我遇到知音了,以后还请您多多帮助。这方面确实是很多,以后咱们可以再网上或者是电话交流,我的电话是18610121019,我的微信号也是我的电话号码。如果哪个养殖户或者是种植户有技术问题可以找我,我和我的专家团队可以帮助你们,我们是免费的。

    龙文军:您做的这个事情和刚才前面的那位嘉宾王树清做的事情,一个是宏观,一个是微观。王树清老先生一辈子种树,四十年,全县的人没有人不认识他的,整个县生产的东西不用担心不生态,不用担心不有机。我在那里问我要砍你这棵树怎么办,回答是那王书记不要你的命。所以整个生态环境保护好以后,这个自觉意识就很好。您现在说的,你自己生产的区域里尽可能的生态,这两者是要慢慢的有这么一个整体的理念,这样往下发展会更好一点。

    马挥:刚才您说的,谁来为中国现在日益蓬勃发展的未来农业的绿色农业背书,这个是需要专门做一场研讨会的,谁来背书,如何背书,新的技术平台怎么做,我们留在下一场讨论会。我现在非常感兴趣的是陈教授为我们算一笔中国新农村建设中文化价值的细我账。    

    陈择华:我选择的主题是文化的商业价值为引头来谈谈现阶段怎么办,就是农村经济怎么办。不能谈问题不找方法。所以我们要找一个方法,文化是跟着人流动的,不是死的。你要首先确定这个概念,这时候发现一点,我们从国内来看,是农村人到城镇,城镇人到城市,城市人到北上广,北上广出国。所以中国的城市化不是城市化,是农村人进城镇,城市人进城镇,这样一点就出现了,我们很多年轻人出来带着乡愁,留下了舌尖上的中国,这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你带出去的是什么,不是家乡的想念,而是家乡的特色。你走到北京想到的是四川的火锅,你从东北来的是想的酸菜,你把特色引进了北上广,同时我们出现一个现象,我们今天的中国北上广深的工业成本迅速增加,老百姓生存不下去,工厂的成本维持不下去,必然出现一个新的经济政策叫回乡创业,也叫双创,双创给了我们很好的理由,就是如何让文化型特色的产业实现城乡流动,实现互联网化,实现新商业业态,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但是我们现阶段很多人在谈互联网,没有抓住个本质,人是从哪来的,今年春运马上开始了,多少人准备回乡,能带走多少东西在全国流动,这才是商业,一个商业的价值充分的表现出来这才叫文化,要跟着人流动。

    意大利银行倒闭,还有很多的爆恐事件,全世界的旅游景点都不敢去了,大家都知道华人有钱,你去了就抢华人。怎么办?到中国来旅游,中国人安全,中国人保护外国人,你敢来花钱,花多少都保护你。为什么?当全世界人都到中国人来旅游,他一定不能看外国的所谓的德国小镇,美国小镇,意大利小镇,他要看的是中国带有传统文化特色的乡村,而我们今天会发现乡村没了,你谈什么国际旅游,他国际旅游就要有国际化的品牌,品牌的开始就是骗那些没有文化的人买奢侈品的能力就是品牌,品牌到最后就是历史,地理,文化,一个没有竞争的核心作为可以守护的源泉,这个才叫做品牌,阳澄湖大闸蟹,山西的杏花村等等,中国现在陷入了一个虚假的品牌的漩涡。人的流动就是商业的价值,无论谈什么商业模式,无外乎亮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中国的历史青山在何处,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凭什么让全世界相信中国的文化,只有中国人自己信了,别人才有可能信。我们中国三个文化信仰,信道的,信佛的我们说是宗教信仰。信共产党、马克思的政治性信仰,我们现在是信钱了,我们以前的好好努力上学,报效祖国,回报家乡,最后是什么?好好上学努力,找工作,娶个漂亮老婆,没了。我们现在怎么样,现在我们中国的什么都不信仰,一个真正的信仰,一个对农村,一个对亲人最起码尊重,这就是文化的信仰。人的流动刚创造价值,你在哪里做新农村经济将决定了你价值点的取向,这才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谈了一天文化,80年代的时候,我们所有人吃的饭菜没有这么多癌症的,大家可以想想,80年代的时候哪有几个得癌症的,可是到了2000年,得癌症已经不是稀奇的事情,为什么?因为我们中国出现了典型的问题,吃的就不对,你的健康就不对,所以我们思考一个问题,农村人如何把你生活的状态传递给我们的现阶段的城市人,也就是未来出现两个逆转,城市人买农村的产品要活着,农村人买城市的用品,要融入城市买奢侈品,这是两个非常难办的商业流动,而我们今天全中国的研究商业模式的人都没有思考这个问题,钱到底如何流动,你才能谈新农村经济该怎么办。同时,文化是具备商业简直的,大家想象,可口可乐,瑞士军刀,劳力士手表来源于二战,我们中国一款产品叫罐头,当年中国没有罐头,我们有大煎饼,我们有腊肉,我们有鱼干。所以现在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历史的文化价值从哪里看,欧洲喝的下午茶就是中国的红茶加一点奶末就是下午茶。中国的红茶没有世界品牌。云南的咖啡是法国人到那里种了一个咖啡树出了一个云南咖啡。可是我们想想,它哪里有商业价值?我们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是你读书的知识和文化看重那种美,看重商业价值而已。这才是文化的商业价值。

    同时,影响全世界,全中国旅游的有一本书叫《马可波罗行记》,里面写了两句话,东方遍地是黄金,引来了八国联军侵华,杭州西湖美,引来了杭州西湖旅游业,这本书元朝,唐宋元明清,唐朝的诗词,唐朝的茶叶,唐朝的丝绸,到今天唐朝文化传播全世界,没有一个唐朝的品牌,宋朝的文化影响全世界文明,我骂日本人不要脸是有证据的,当年日本人说他的老婆被宋朝的男人睡过一宿,那是他们的幸运,宋朝的文化影响全世界,唐宋元明清,我们中国历史的价值就隐藏在教科书里,而我们乡土文化的教科书的挖掘没有研究。

    马挥:说到尤其是茶代表了中国文化的一个方面,也说到茶在国际上没有品牌,但是在新的农村建设中,茶融合了中华民族的元素多,而茶更要做出令人信赖的品牌,这件事情上想听听专门做茶的杨志根先生会怎么讲,您能回答刚才这么尖锐的追问吗?

    杨志根:感谢主持人、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我叫杨志根,来自福建泉州,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作为新乡贤的代表,我感觉这个担子很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大强农、为农、惠农力度,推进农业现代化,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提高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水平,让国内农村成为可以进一步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茶是中华五千年文化的重要载体。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现在农村经济,特别是茶农,技术条件比较落后,目前产能过剩问题很严重。第二点,需要提高技术,创新才能发展。第三,对资源配置,联盟共赢发展。第四点,德茶文化产业联盟以文化来推动茶产业的健康发展,引领茶农创新增收,这是我们马上要做的事情。第五,德茶无论推广,茶是一种贵族精神,喝茶喝健康,做产品第一要做良心,要以人为本,以德为根。所以说,喝德茶,德茶之德也,这是我们目前准备做的一件事情。琴棋书画吃酒茶,上升到贵族精神,我们下面要站在茶文化上面做茶,认认真真的为老百姓服务,这是我们下一步马上要开始做的。感谢主持人。

    马挥:说到新农村经济发展,我们今天多少谈话离不开互联网,互联网在当今的社会发展中不仅仅是交流沟通的工具,甚至带来了生活形态和社会形态的改变,我们现在听听80后的理想主义分子高磊讲讲他的农村互联网+。

    高磊: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在这个论坛发表一下我的一些观点。我们这场论坛的主题是新农村经济发展路径和支撑。在讲这个观点之前,我先讲一个小故事,一个人去一个地方收购大枣,跟否则签订了协议,并支付了定金。结果,在收购大枣前的几天,价格突然上涨了几毛,农民死活都不肯卖,非要涨价才能卖,什么合同,什么协议都形同虚设。这样的故事,里面隐藏了很多的信息点,最重要的是农村的人心问题,我们知道农村因为新农村建设变得焕然一新,但是农村变成了新农村,我们农村人有没有变成新农村人,农村人的心有没有变成新的心。这是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这也引出了我认为的新农村经济发展的第一条路径,那就是改变人心。人心不变,经济形态就很难更新。新农村经济发展就没有基础,如何改变人心呢?我认为需要新的文化建设,用文化去影响人心。所以说农文委的新农村文化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新农村经济发展的第二条路径,我认为是因地制宜,大家可能也知道,我们中国老百姓非常喜欢跟风,这个地方种红薯发财了大家就都种红薯,这个地方因为农村旅游赚钱了,另外一个地方又学他,照猫画虎,也去发展旅游。每个地方的资源都是不同的,我觉得必须要根据当地的具体情况,找出一条适合当地发展的具体模式。第三条路径,先进带动后进,我们知道,龟兔赛跑的故事,龟兔赛跑因为兔子因为睡了一觉,落后了。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兔子醒过来的时候,他奋起直追也是可以赶上乌龟的。这就是先进带动后进。我们不指望每个农村人都有奋斗的意识,但是通过先进者的推动作用,可以让更多的人奋起直追。新农村经济发展的第四条路径是引入人才,刚才我讲到了先进带动后进,如果一个地方没有先进的人才必须要引进。现在有很多的城市人返回到农村进行创业。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新农村经济发展引进人才的最好的时机。第五条路径是地方政府的疏导,地方政府对于经济发展来讲,既是管理者也是服务者。我们要像大禹治水一样去疏通。以上是我所说的路径的问题。我们的主题是新农村经济发展路径和支撑。我现在要谈谈支撑问题。

    我认为目前来说新农村经济发展就一个支撑,就是互联网+,这两年是非常热门的话题,很多人在做这个工作。就像我们公司土冒网也在做互联网+的事业,我们是互联网+特色农业,我们未来的期望是可以发展成为服务型、工具型和数据型的一家公司。我们有一个口号就是做大家最挑剔的特产型组织,就是要把我们好的产品挑出来带给消费者,这是我们的口号。我们都清楚,互联网+了很多领域,每个领域都发展的很好,唯独农业领域好像刚刚起步,当然动作也是蛮大的。有一些大的平台,效果可能并不很理想,本来是帮助农民把东西卖出去,结果是没有卖出去东西,反而把东西帮农民买了回来,本来是要帮农民赚钱的,现在却变成了赚农民钱。这种现象需要我们认真的思考的。当然互联网农业确实困难重重,就像我们取了一个深山老林的媳妇,车也进不去,只能跋山涉水,历尽艰辛,才能把她娶回家。但是我们再艰难,像卢总也是做这个行业的,再辛苦,这个事业也始终要有人做的。我们土冒网,包括卢总,我们都愿意投入到这个事业。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朋友愿意用心对待这个事业,以上我讲了新农村经济发展的五条路径和一个支撑。这是我的简要的观点。

    马挥:我们再请严先生来谈谈在他眼中新农村的可持续发展,这是他研究的方向。

    严先锋:各位专家、各以位领导、各位企业界朋友下午好。非常感谢农文委给我这样的机会与在座的各位有交流,确实机会难得。我的研究是做农业这块的系列研究,目前省部级大概有六个项目,厅级有14个,我过来主要向在座的学习,我简单的把我的路径和支撑的观点简单概括一下。我觉得新农村经济发展和路径支持,要坚持内原式发展与外来的扶持相结合。一定要培养他有自我造血,自我提升的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第二,我们对产业持续的发展,推进我们特色发展,绿色发展,这是我们的人口发展,提升现在农业发展的层次。我们现在互联网+也比较热,但是现在的互联网+因为很多没有做实要提高农户,包括畜牧业户的信息化水平,用互联网+提升针对传统农业的改造和流通业的改造。我觉得把最后一公里的道路还是没有打通,反而是大量的基础前期投入的浪费。

    第三个,大力发展休闲农业,推进农村的一二三产的深度融合,因为新农村经济发展起来,可以带动其它的农户发展,比如说农户本身,土地可能不值钱,我们有企业愿意以一定的租金把农户的土地,包括老式的房子保持原貌,统一管理,又把这些农户纳入他每个月固定的工资的话,绝大多数农户会是赞同的,对传统的农村的传承,一些特色手工艺的保护,现在很多特色手工艺已经慢慢的消失了,或者说没有传承下来。那么,他们只要不是走不了路,或者是病的起不来了,他们都愿意干一些事情,做一点活,我们是不是鼓励他们,通过他们的劳动对传统的手工艺进行一个传承,或者是简单的一些培育,而不是新的下一代传承,他们在旅游业的过程中获取一定的收入。

   第四,我们的农村的发展,应该是结合了产业的提升,产业持续的观点,促进农业整体的提升体质。我们的PPP建设里面,农业部提出来,这个地方可能走的比较慢,整个浙江走的是非常快,很多企业是抢着做这些事情。包括杭州到温州的高铁,现在是国内第一条民间资本投资的,这也是走在前面的。还有,我们人身自我保险养老也可以附带加进去。

    接下来是我的建议和呼吁。我来自浙江台州,资本市场是比较有特色的,目前有44家上市企业,今年有14家,其中8家上市,还有6家挂牌,在中小板里面仅次于苏州,新三板挂牌已经达到了60家,台州市的目标是两个一百,一百家上市企业,一百家新三板挂牌。那边很多农业企业确实做的不错,我们这边的卢总也是运作资本投资的,也欢迎您到那里走一走,看一看,对接一下。

    马挥:谢谢大家,今天难得从国家政策的主管部门到新农村建设的各方的实践者,我们欢聚一堂,我们有这样的论坛,说明新农委把目光投向了社会发展的前端,这就是它的价值,它理清了这样的关系,希望能够发掘农村文化的价值,熟人社会,乡村的那种相互的信赖,这一切有赖于城市人民的加入,通过更新的文化的形式和技术手段去实施,相信在不久农文委还会有更加深入的讨论会,再次代表所有的专家感谢大家,谢谢,我们把话筒交给主持人。

    王京忠:感谢中央电视台的同仁马挥精彩的嘉宾主持。主持第二场论坛,各位嘉宾畅所欲言,脑洞大开,而且有激烈的碰撞火花。使我们在这场论坛中更深刻的能够理解认知今天第二场主题的深刻含义。所以,这样的一种还没有让每个嘉宾展开来谈的情况下,而且能够浓缩的完美的如此谈到了要点上,非常好。这种分享,对今天的会议也是一个很好的助力,掌声再次感谢马挥及各位嘉宾。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