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乡贤与新农村文化论坛 - 新乡贤 - 新农文化 - 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农文化 > 新乡贤

新乡贤与新农村文化论坛

2016-12-25 11:05:38    来源: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点击数:
[摘要] 王京忠:第一场论坛的主题新乡贤与新农村文化。我们都知道,乡贤文化曾经对传统中国乡村治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乡村中那些德尊望重,才学出众的人,情系故里,造福当地,用知识、经验、财富、技能回报故乡。对维

王京忠:第一场论坛的主题新乡贤与新农村文化。我们都知道,乡贤文化曾经对传统中国乡村治理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乡村中那些德尊望重,才学出众的人,情系故里,造福当地,用知识、经验、财富、技能回报故乡。对维持农村社会秩序,引导乡村社会风尚,促进乡村公共事业发展功不可没,上午一位领导也专门讲了新乡贤二十四个方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治理好今天的中国,需要对我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很深的了解,也需要对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探索和智慧进行积极的总结,对于乡贤文化,我们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发展新时代的新乡贤文化,引导从乡土走出来的优秀农民企业家,退伍干部,知识分子,优秀农民工,海外华侨同胞等先进典型加入到农村建设的事业中来。这张长的一段话是对今天下午第一个主题论坛的概括和提炼。下面我们改变一种形式,有请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中国乡村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先生来主持第一场论坛。有请嘉宾主持张教授。

张孝德:各位下午好,受大会的委托,下面我们围绕新乡贤与新农村文化的主题由我来主持。按照会议的模式,我们不是上午一个一个要发言,我想的是我们坐在这围绕这个主题进行一个对话,按照会议安排,今天下午参加对话的嘉宾有齐齐哈尔市原副市长,拜泉县生态文化博物馆馆长王树清先生。南开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导王先明先生。农业部食物与营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孙君茂先生,南京大学中华农业文明研究院系主任李明先生。浙江上虞乡乡贤研究会会长陈秋强先生。费孝通传《中国人的自觉》作者,乡村文化研究学者李昇明先生。原团中央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农研部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农研产业研究室主任刘年艳先生。西华大学四川新农村乡风文明建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尹德志先生。

    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们下午的话题刚才已经给大家讲了,由于我们的时间是一个小时,我的任务就是要在一个小时的时间最大效力的利用好,既要让我们各位嘉宾的最精彩的分析表达出来,还要在一定的时间内,希望我们完成对话。第二轮围绕大家讲的问题,我们做一些深度的对话。包括在这个过程中,比如说第二轮讲完之后,大家还有哪些更深化的观点,或者是需要切磋研究的,我们做一个深度的,最后希望每个人能够讲上一句话,您对这个主题最精彩的观点,或者是你认为你的思想是什么。

    下面首先请王树清先生,我和他是很熟的,我们有一个爱故乡的年会,王先生去年就参加了,今天来到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的新文化年会,你的角色不一样,你既是一个学者,是我们心目中的准乡贤。

    王树清:各位代表,各位领导,各位专家,我十分感谢大会组委会给们拜泉县生态文化博物馆和我个人的非常珍贵的荣誉。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信任、鞭策和鼓舞,充分体现了我们新农村文化的伟力。同时,更体现了这是我们目前这样一个新的伟大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的历史使命和召唤。所以,我上午听到各位领导和专家的发言。我们要在文化自信的指引下,在文化自信的思想理念的鞭策下,比如说我个人,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尤其是我们的新形势发展到今天,社会上某些道德沦丧,某些方向迷失,都源于文化的缺失。所以,我们在通过这个会议和刚才张校长讲的,我去年参加这样的会议,我在实践中深深的感到了文化的力量,是文化的力量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不能转向。比如说我们退休了,政绩不能退休,良心不能退休,追求不能退休。

    另外一点,作为今天我参加这样的隆重的会议,我们黑龙江省拜泉县发展生态农业,建设生态文化到现在整整四十年的时间,可以说绿歌飘过40年,简单的说,通过搞生态农业建设,在生态文化的指引下,那里的人均收入由原来的100元上升到现在的8000多元,接近9000元。同时,粮食单产由原来的亩产不足百斤到现在的800斤到1000进,粮食总产4亿斤,现在是34亿斤。而且,林木总产值是84亿元,这都是生态文化的成果,扣除化肥的增长因素35%,我们在实践中测算,65%的增产因素都源于生态农业,生态经济和生态文化,再加上生态产业,正好等于我们的生态经济富民工程。

    张孝德:刚才讲的我听了启迪很多,表面上听起来,文化和生态农业是什么关系。我在听了以后有一个感受,我们要记住农业是一个有生命的,文化是指引生命的。有人说搞生态农业产量一定下降,但是现在有大量的案例,王市长搞了40多年的有机农业就是一个佐证,生态农业不仅可以给我们带来安全的食品,安全的文化,甚至可以带来高效率。这个话题已经讲的这么高了,下面想问一下王先明教授,从史学的角度,我们对乡贤是怎么解读的。

王先明谢谢主持人,有机会参加乡贤与新农村建设的话题的讨论很高兴。我从自己的研究角度谈一点感想。近代以来,以复兴乡村来复兴民主,这是最重要的近代中国发展的基石,也是实现中国梦的历史演进的进程。尽管我们的城市化率早就超过了51%以上,但是农业、农村、农民,这三农的发展仍然是我们未来战略发展的瓶颈。如何突破这个瓶颈,这是我们举国上下一直在思考的重要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乡贤研究,或者是新乡贤建设是我们新农村建设,甚至是现代化进程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切入点。从历史的潮流上来看,在传统中国城乡发展的模式是一体化的,无论是人才的流动,还是文化的建设,城乡是不分的。城乡一体化是传统中国的发展的基本模式。尤其是在传统中国社会建设和文化建设的层面上,基本上是有乡绅或者是乡贤作为牵头,社会的建设,一个是乡村,一个是社区,社会文化建设的发展好坏取决于乡村,乡村是传统中国社会建设和文化建设的主体力量也是主导。但是这样的发展模式,近代以来发生了断裂,因为洋务开始,清朝的现代化演进的,工业化为导向,尽管百年进程中曾经发生过几次变动,但是工业化演进的态势基本上延续下来了。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传统的城乡发展模式,一体化发展模式发生了变化,形成了城乡背离化发展态势。到二三十年代的时候,这样的城乡背离化发展态势相当严重了,如果中国为了发展形成了城乡分离化发展态势,城市的繁荣是以农村的牺牲为代价的话,不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是这样百年的发展态势持续演进到今天,尤其是1978年以来快速工业化、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可能是更加严重的。

    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如何面对未来的民生幸福事关重大,这涉及到战略。2005年党中央提出新农村建设以来,提出了城乡一体化。如何来实现这样的命题,新乡贤的建设在未来的新农村建设,甚至是现代化建设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党中央提出了所谓的核心价值观,分三个层面,国家层面,社会层面,个人层面。这三个层面起连接点的是社会层面,谁来扮演国家和个人之间的连接点呢?是乡贤。只有乡贤才能连接国家和个人,这也是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连接点。因此建设新乡贤是建设新农村的一个抓手。

    张孝德:王教授给我们一个非常清晰的观点,中国古代不存在城乡对立,但是造成城乡沟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就是乡贤。我们近代以来要走向重构中国城乡之间的一种新的统筹,新的连接。我觉得今天这个问题,我们将城乡统筹各种观点都有,但是今天真的值得我们研究的可能要重建这个连接又需要从新乡贤开始。而且,这个东西可能也是一个规律,什么叫乡贤?我觉得乡贤就是新时代的中国的新精英,我们可以发现,在西方任何一个社会发展过程中,总有一个民族的脊梁,这个脊梁在中国古代是士,这个士在乡村就是乡贤。不知道这个观点王教授是不是认可。

    王先明:首先是立德立功立言,那这样是最有价值的。

    张孝德:孙先生,您是搞实体研究的,从你的角度来讲有什么和乡贤这个事儿有什么连接,做一个解读。

    孙君茂:我想主要是如何把饮食文化作为一个重点来纳入到新农村文化之中,讲一下我的想法,感谢会议给我这个机会。中华民族的饮食文化渊源流长,博大精深,很多很多的词汇都可以形容它都不为过。发展到今天,我们的饮食文化,营养健康如何呢?比原来很大的改善,但是我们存在着很多的问题,今天我的几位同事都在会场,前几年国务院联合几个部位出台了连续第三部的《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主要重点地区,三个地区,两个涉及到农村,一个是贫困地区,一个是农村地区。这两个地区实际上都在农村,对农村的饮食文化非常的重视。最近最热的是两个词,一个是精准扶贫,怎么把扶贫工作和农村文化建设和贫困地区居民的膳食营养饮食文化的建设结合起来,这是一篇巨大的文章,需要我们去做。第二个是健康中国2030,在近几年来,无论是城市居民,乡村居民对健康的企盼与追求,大家都能感受到,都能够身在其中。我们现在所推行的很多的工作,以人为本也好,或者是最近提出的以人文为中心也好,健康是小康社会的主要目标,健康是农村文化建设的更加重要的目标。我们中华民族的饮食文化,宗祖文化,养生文化,人文情怀的文化,还有礼尚往来,如果总结它的特点有非常多。从农村目前的饮食文化的现状来说我们觉得要更加重视。饮食文化里,里面的养生、健康的追求重视的不够,因为我们的经济水平提高了,特别是城乡结合部,拆迁、土地征用,各个方面的原因,突然经济上去,有所改善。养生这块,所谓的营养健康,膳食搭配,怎么吃的合理要重视起来,要把那些小孩愿意吃的色香味有诱惑力的东西管理好,把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非常好的宗祖文化的饮食习惯运用好。对于,我想通过这个机会简单的提一个建议,就是能够让农委会能够把饮食文化的建设作为新农村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把它放进去,为大家未来的健康,农村人健康的改善做一份工作。谢谢。

    张孝德:孙所长谈的建议,我作为研究乡村的我是非常响应的,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文化,按照今天的主流话语体系往往定义为国学,我个人是保留看法的,国学是按照学科定义的,中国古代的文化不像现在学问研究一样研究文化的,研究政治的,中国古代就是吃穿住用行都是文化,摆在第一位的是吃的文化,怎么吃健康,这个问题真的值得研究。比如说我们今天吃的文化,我们是按照西方的营养理论告诉你吃ABCD维生素,这个理论是按照化学理论把一个复杂的还原为化学的反应来进行的。我们老祖宗很有智慧,我们吃什么,五谷杂粮,黄帝内经告诉我们,五行营养我们的身体,这个吃的文化不是一般问题,所以说中华文化的复兴不是学校学的,怎么从吃上开始。下面请南京农业大学李明教授。

    李明:我讲的是新乡贤的话语体系,今天很多学者和领导都在谈新乡贤。实际上新乡贤作为一个有时代性的话语,实际上是有一个体系的。在这个体系当中,包括了政治话语,学术话语和舆论话语。实际上从上世纪末,我们跟一些历史学者开始谈论乡贤的问题,当时谈的角度是为以前的称之为乡绅的这些人平反,后来到了2005年以后,我们做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个时候语境有变化,就开始对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包括社会学,政治学,管理学的特点,开始探讨这个问题,媒体在2005年开始广泛的关注乡贤这个群体,一开始对他的界定或者是对他的表述也比较狭窄,专门指回乡的捐资,投资建设,建设地方上的群体。后来到了2014年,包括王先明教授对新乡贤进行了系统的诠释,到了2015年,在中央的一号文件里对乡贤文化又进行了一个清晰的界定,这时候就变成了一个政治话语。

    应该说,政治话语,学术话语和舆论话语是一个三位一体的话语体系。在这当中,政治话语是代表一个正确的方向,而学术话语代表了科学性,而舆论话语代表了大众化。我认为话语体系应该尽量的把它统一起来,体现当中的统一的思想认识。我觉得,在现在很多的相关的概念里,包括新乡贤,乡贤文化,或者是新乡贤文化。这当中我觉得最能代表现在的语境下这种思想认识的新乡贤文化,我觉得现在新乡贤实际上,特别是在乡村文化治理当中要发挥它的作用,就是解决我们现在村民他的传统文化在断裂的情况下,有文化自觉的情况下,怎么样把传统的文化,传统的文脉继承发扬光大。

    因此,我们更多的应该提新乡贤文化,具体的路径,这些新乡贤怎么样领导村民,把他们变成一个我们称为乡村共同体的团体。我是这样的看法。

    张孝德:谢谢李教授,他提出的概念值得我们研究,怎么样把政治的舆论的科学的话语体系在落地中融为一体,特别是有一个概念,我们今天新时代下是一个共同体,是多元人员组成的乡村复兴的共同体。下一位是浙江上虞乡乡贤研究会的会长,陈秋强会长谈谈您的看法。

    陈秋强:我今年74岁,我是个退休教师。我不是学者专家,但我很早意识到乡贤文化是宝贵的文化遗产,所以在十六年前的2001年成立了第一个以“乡贤”命名的“上虞乡贤研究会”。在十六年中,我们秉承“挖掘故乡历史,抢救文化遗产,弘扬乡贤精神,服务上虞发展”的宗旨,在研究发掘文史资料、抢救濒危文化遗产、提供文化智囊服务、联络走访乡贤游子、组织开展教育活动、助推乡村基层治理等六方做了不少工作,从而得到了社会和上级的认可。去年五月份,中央宣传部在上虞召开“创新发展乡贤文化现场交流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王世明在讲话中要求各地要认真学习“上虞经验”,学到手、带回去、用起来,要像上虞发挥乡贤文化的重要作用一样,见贤、求贤、传贤。

传统社会所指的乡贤“高大上”,让人高山仰止。当下,为了使乡贤能真正成为榜样,便于大家学习。从现实情况看,只要热爱家乡、能奉献乡里,对社会有贡献的那些基层干部、退休官员、贤人志士和优秀企业家,都可以称之为“新乡贤”。

    张孝德:谢谢陈会长,您本身的角色就是我们老祖宗叫的知行合一。不仅自己在研究新乡贤,本质上你发挥的作用,乡贤主要的功能是文化引领与传承,当然在这个背景下,如果有资本,有能力投资的乡贤是更欢迎的。但是是一个前提,乡贤是乡村文化的中坚和脊梁,我听了很多,看来对乡贤这个概念越来越清晰了。下一位是《中国人的自觉》这本书的作者李昇明先生。我们也是认识有一年多了,我们要研究乡贤对近代以来,用西方现代的理论,中西结合的,要对中国乡贤文化进行一个解读,我们真的是要好好的读读这本书,就是《中国人的自觉》。

    李昇明:我很尊敬张孝德老师,他是把传统文明看得很深的一个人。我跟他接触有一年多的时间,他在这方面是尊重我们历史传统的。下面我简单的说一下,我们传统和现代是两个概念,就是传统的乡村社会应该说是比较完整的,因为它没有那么多现代工业文明精细的分工。其实,我们是已经被精细分工了。这个精细分工是一门职业,但是未必合理。比如说现在农业部跟文化部的事情。在老百姓里面就是一个事情,不是两个事。脑袋和身体的事儿不就是一个人的嘛。我们讨论问题来说,讨论脑袋的就讨论脑袋,讨论身体的就讨论身体了。我是学医生的,一定要学全科才是做专科,我们现在是做专科的要去看全科去,颠倒过来了。农村问题是一个全科问题,从这里的原因到那里的结果,一连串的。我觉得我们现在住建部、农业部、文化部,大家都去关心乡村,各自出台各自的政策,都是专科的人看一把,各管各的,也不同步,本来是给这个乡村看整体的病,去你了一个专科医生他看不了整体。乡村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认识里还不足,我们感觉到乡村里面出来的人,他应该说话带着做人的味道。或者是带着乡土文化的味道。今天我们看到,很多人说话的时候,文化的味道,做人的味道你品不出来。因为我们老祖宗是做人做事的,现在按照新的功能来看,做人在内心上,做事在大脑上,用脑子思考的事很多。现在我们是没有心,只有大脑,这样发展过来,我们传承过来,都没有带着道德过来。老祖宗说过的做人比做事重要,做人的水平决定了你做事的效果好不好,能不能有智慧。我们现在做人不要了,到城市来以后各种分工是大脑的分工,不是内心强调做人。我们制造很多错误,制造很多混乱。这就跟传统分裂的结果,你分的越精细制造的错误越多。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我们的生命,过去说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是一个生命体,都是一个整体,从个人到国家来说有一个个人科,家庭科,国家科,分开来的每一个体都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这样你才能去看到整体的社会需要什么。但是现在的人们把我们的文化理解的很窄,很小。今天在座的有的人说不谈经济你谈什么文化,不是靠经济养活文化,我觉得也很奇怪,你脑子不发达怎么赚到钱的呢。那个脑子发达不就是你的文化吗?所以,观念上发生很大的错误,从我们个人到国家都发生错误了。我们得到了文化的好处,但是,我们忘本了,忘记了我们从哪里来了。希望大家从个角度去看今天的变迁一个是传统,一个是事件,一个是新的主体,就是这种政府主导的主体,谢谢大家。

    张孝德:刚才李老师谈了我们以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来看待中国的乡村文化,其实这个问题牵扯到一个东西方思维的问题,其实近代以来,我们学术研究的主流是来自于碎片化分割化的思维,甚至我们按照这样的一个高度分工,碎片化的思维,又构建了一个管理乡村的体制,比如我们农业部,其实农村不是农业,农村是什么呢?和农村相关的有二十多个部门,这也是我和李昇明老师连续开过几次会,我个人鼓吹一个观点叫乡村式文明,我主张乡村文明。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下面是刘主任,他在团中央也工作过。下面谈谈您的看法。

    刘年艳:首先,非常感谢农文委邀请我出席这个会议。第二个,有关文化问题的一些思考跟大家做一些分享。主要是三个方面:

    第一,我们要提出新三农需要新文化的支持,这是个大问题,要好好思考一下。

    第二,在文化转型升级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东西,一个叫做传承,一个叫创新。

    第三,怎么样把文化元素和文化资源进行产业化创新。这三个问题大家都应该思考一下。

    第一个问题,关于新三农问题,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是我们提出新农民,新农民化。我们现在的农民和传统农民已经不一样了,一个不一样是传统的农民在不断的离乡,还有一个是非农业产业的农民在进入农村,这是个重大的转型。

    第二个是新农业,新农业的主要表现形式是今天上午一个记者讲的,我们国家的重大的农村制度创新,就是土地制度,土地制度的核心是三权分治的改变,这个改变以后,使农业的生产方式将会带来根本性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加快实现实体化,原来单一的农民生产,初步的转向为实体生产。第二个是单一的小农化向产业化转型。第三个,就是原来不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向可持续发展的现代农业转型。这是新三农化。

    第三个是新农村化,有个重大的问题,一个是我们农村的民宿,对外提供综合服务,很多地方搞民宿,这也是转型。第二个是我们以特色小镇为主体的这种社会结构将会带动农村的大变化。这是新三农加快的三大趋势。

    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来传承和创新我们的乡村文化,我觉得有三个观点,第一个观点是尊重它的存在和发展。第二个是保存下来。第三个是创新。农村文化的创新有很多,第一要开放,第二个要时代化,任何文化的呈现都是时代的产物和时代的表现。第三个是必须要把文化产业创新结合起来。

    第三个问题,要加快推进农村文化的产业化问题的创新。这个产业化问题,要把农村的文化资源配置好。第二个是要扶持农业为主体的各条线来参与到文化产业。第三个,推进农村文化继续发展。谢谢大家。

    张孝德:谢谢刘主任,这个问题,我们今天都研究转型,供给侧改革等等,其实农村方面我们要思考新的方式。我觉得这是个很大的话题。值得我们去关注思考,特别是关于乡村文化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这几年,我们在研究的时候有一种提法,我们叫活化传承,活化是什么呢?就是不要把它搞死,变成僵尸的时候搞了一堆东西,那不叫传承,活化是把乡村文化激活的前提下,让它在这个时代找到它的气脉。下面请四川新农村乡村文明建设中心尹德志主任谈谈。

    尹德志:我是来自西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搞农村研究的,我们这里有四川新农村乡风文明建设研究中心,这是2013年成立的。为什么我们当时要搞这个基地呢?农村要生产发展,生活富裕,我们在高校里面的老师,从什么地方入手,我们又是马克思主义学院,我们当时觉得应该从乡风,应该从农村文化这个地方来抓。我们一直在思考几个问题,到底这个新农村是什么,谁是新农村新的主体,新农村要到什么地方去。包括今天上午也有专家提到,我们现在的农村,特别是农二代不种田了,不在农村了。为什么种田的一定是农民的后代呢。说农村,农业,农民,我们原来三位是一体的,但是现在随着三权的改革和农村生产方式和新的业态的出现,可能这当中有分立,但是不管怎么分立,农村要把它建设好的话,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今天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个最好的时代,但是今天建设新农村面临着很大的挑战。上个星期,我参加了四川省的扶贫验收,现在在搞精准扶贫,验收的时候,我们到了比较贫穷的山区去看了,一个方面,感觉到非常欣慰,精准扶贫有很大成就。但是精准扶贫以后,真正长期稳定脱贫,到底应该给他们什么。我们发现基础设施,农村里面基本上在改进,包括住房,生活用水,教育,医疗保障这些。要保障稳定脱贫,可持续发展,很关键的问题是老百姓要有文化,这个文化从什么地方做,以前我们也在做,包括从思想、道德等等。但是这个文化是农村里面一个综合性的一个东西。文化做好了,可能是阻断我们脱贫的很好的办法。这次我们和农文委一起合作,讲制度创新,讲文化理念,讲经济发展的结果,我们探寻一种什么样的模式。让它达到这种有效的解决我们新农村的大家希望的这样一种景象。但是在这当中,我们今天的主题,我们说是新乡贤,所以我说天时地利人和,经济,文化,过去,未来,都涉及到人。今天的中国,在2011年城市化率已经超过农村,但是中国有非常特殊的历史文化,有非常特殊的城乡关系。乡村中国应该说现在、未来强调中国的显著特征。在建设和谐中国,一定要有和谐乡村。和谐乡村要强化柔性治理,而柔性治理一定要靠我们的乡贤,或者说乡贤文化达到一种不管是经济支持还是文化示范,我们非常希望各位专家以后到我们西华大学跟我们一起指导研究,我们想在这方面为新农村建设做点有益的事情。谢谢各位嘉宾。

    张孝德:尹老师,我做过大量的调研,也正在倡导一个观点,我们的扶贫,要导入文化扶贫,精神扶贫。我们的农民温饱问题解决之后,还要从活化文化开始。我在观察这些问题的时候,问题在哪里,我们没有把扶贫的精神的东西给激活。过度相信了物质产业,所以说你讲这个观点是目前在扶贫正在讨论的柔性扶贫,柔性发展等等这些概念。再次谢谢各位老师。我想在最后的时间提一个问题,我们把我们我们的问题能够再进行一个深度的讨论。这个主题是新乡贤,我想要问在座的到底我们在这个时代新乡贤和传统的乡贤有哪些区别,我们的新乡贤有哪些新,主要新在哪些方面,下面在座的几位你们有什么看法,我们用一个简短的语言做一个考虑。

    尹德志:我觉得新乡贤必须要有新的理念,新的风貌,特别是现在强调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我觉得新乡贤,柔性治理,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这方面应该有作为。

    刘年艳:新乡贤实际上第一个要把外面优质的文化带进去,第二个是要把我们的农村打开缺口,开放出来。

    李昇明:第一,企业家要做社会企业家,而不是今天这个社会的企业家,张謇崇尚的目的是办社会,所以说他是乡贤,南通的张謇,他是个状元。第二,城里的知识分子也可以做乡贤,为农民争取政策支持,志在惠民,为老百姓争取一点福利。同时,我们我们不要当救世主,不存在救世主,任何人到乡村说我为农民做什么的话,这是通话,你帮农民才是真话,因为我给不了,中国乡土很完整的,很有体系的,它是一个很好的生命体。我们爱他,或者是帮助他。去做救世主。

    张孝德:乡贤不见得到乡村就是乡贤,即使在北京,你为家乡,为乡村在努力的做一些事儿,您也在做乡贤的事儿,尽管你不是乡贤。

    孙君茂:新乡贤站位要升级我们原有的乡贤的理念,或多或少有回馈家乡,回馈我的土地,光宗耀祖,这是正确的,也是人类发展的原生的动力。今天我们的新乡贤,能不能这样,只要是我们能够为农村的发展尽一份力量,符合我们国家提出的工业化补农业,城市反哺农村的精神,只要为农村的发展尽力的各个方面的人,我们都可以把他认为新乡贤的在列。

    张孝德:刚才孙主任谈的乡贤确实是更宽泛一些,我也看过资料,在中国古代的乡贤,然后还要修乡贤志,要追认的,你去世了,大家盖棺定论,封你一个乡贤。按照这个标准我们今天就无法发展了。我们在刚刚起步的时候,我倒觉得也是考虑的,我们应该更宽泛一些。

    陈秋强:新乡贤,包括农村的特色教师,都可以成为新乡贤。

    李明:我认为乡贤可以不问出处,也不问形式,最重要的是他有新的凝聚力,能够把这些农民形成一个共同体。

    张孝德:其实有一个标准,不管有多少称呼,最终得到老乡的认可这是很重要的标准。

    王先明:我2010年的时候中央有关部门专门让我写过一篇关于新乡贤的历史传承,光明日报的头版。新乡贤的构成不同于传统时代以公民身份为核心的乡贤阶层,他们是现代化进程中在各行各业取得成功的时代精英,现代化的理念和前瞻性的视野,以及创业成功的人生经验成就了他们的时代品格。这应该是新乡贤的“新”之所在。

    张孝德:刚才王老师通过一个学术给我们一个定义。最后王市长。

    王树清:我个人的感受,对新乡贤也好,新农村文化也好,目前最要紧的,当前的问题是我们要从广义上去理解和落实,比如说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7次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已经讲的很精确了,那就是我们在广义上应该坚持法安天下,德任人心,法安天下要靠他人,德任人心要靠你自己修行。新乡贤也好,领导干部也好,应该是以德修身,以德立威,以德服众。

    张孝德:不管是什么样的乡贤,在背后一定是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中,在城市化过程中,有德,有良知,有责任感的群体愿意加入到中国乡村文明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复兴,新农村建设这样一个重大的事件中来,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这一主题论坛结束。我们的新乡贤就是有德、有良知、有责任感的新群体,我们期待这样的新群体越来越多。

    王京忠:听到掌声我们知道,我们非常感谢张教授精彩的嘉宾主持,在他的主持下,激发了台上八位重量级的嘉宾的讲演,智慧火花的碰撞,每个人都表达了他们对新乡贤这样一个新的乡贤,以农村文化为主题的认知,认同和感悟,感受。所以讲的非常精彩。我们为他们的精彩再一次热烈的掌声。第一个论坛的主题在张孝德教授的主持下圆满的进行结束。
编辑:郝浩
转载请注明:来自“中国新农村文化网”

返回顶部 关闭